芬兰教育启示

 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的教育传统和独特教育理念的国家,近代以来,西风东渐,废科举兴学堂,参照英美模式建立起现代教育体系。1949年后,又仿照苏联模式,对刚刚成型的教育体系进行肢解。改革开放后,教育改革在社会大变革的背景下展开,然而至今没有形成一套有效的机制,教育成为制约中国未来发展的瓶颈。芬兰的教育至少能给我们以下启示:

  (一)构建均衡的基础教育体系。教育可以改变个人的命运,教育的公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原有的社会等级界限,弥合因各种外在因素导致的社会分化。当前,越来越严重的城乡差异、地区差距和贫富分化,使得各种利益冲突和社会矛盾急剧增长,决策层也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开始强调公共服务的均等化。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情况下,保证教育的投入应放在首位;在整个教育经费的分配上,保证基础教育的公平又应占首位。

  农民工子女的教育是当前教育不平等的集中体现。虽然,像深圳等城市已经取消了非户籍人口的借读费,但因学位紧缺,很大一部分的外来劳务工子女没有办法进当地的公立学校就读,只能选择民办学校,民办学校一般靠学费运作,一个学期的学杂费就是千元以上,加上午餐、交通、校服等费用,教育支出成为劳务工家庭的沉重负担。因承担不了城市的高学费,只得把孩子送回老家读书,远离父母的“留守孩子”引发的家庭问题、社会问题已经向我们敲响了警钟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在配置更多的公立学校的同时,鼓励民间办学,对民办基础教育实行补贴,可参考芬兰的做法,中央政府依照地区人均GDP划分等级,不同等级给与不同比例的资助,贫困地区多补,富裕地区少补,并通过建立类似公费医疗的专门账户,中央下发的教育补贴随人口的流动而流动,其余部分强制当地政府承担。基础教育的均等化,不仅体现在城乡一致的九年免费义务教育,还应在师资、教学设施、图书信息数据的获得、交通、甚至关系青少年体质的营养午餐等方面都做到基本一致。总之,应尽快建立起全国统一的基础教育体系,让每一个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,从根本上遏制社会进一步分化。

  (二)教育要摒弃急功近利的思想。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,教育在任何时候都是一项长期战略,是一个民族未来的希望所在。衡量教育的绩效,一不能看眼前,培养了多少本科生、硕士生、博士生,发了多少篇论文,有多少人考上名校;二不能用经济指标来衡量,搞所谓“教育产业化”。教育的真正绩效在于提高国民素质,推动全方位的社会文明进步。

  (三)要把学生和老师从考核、评比的重压下解放出来。钱学森一再问:“为什么我们的大学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?”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教育管理行政化,急功近利,不是教育家办教育,而是行政官僚办教育,不是按教育本身的规律办教育,而是按官场潜规则办教育。形形色色的评比考核,是教育管理行政化的集中体现,在分数和名次的追逐中,学校成了名利场,学生和老师成了行政官员提升政绩的工具,教育根本的目的已经模糊,教和学的理想、乐趣、创意、热情都在评比和考核中消失殆尽。教育主管部门依然是居高临下的“管”,而不是基于尊重信任的“服务”,让学校、老师、学生各自承担起责任,激发内在的热情和创意,让教育在自由宽松的空气中蓬勃生长。要改变这一点,可借鉴芬兰的做法,废除所有具有排名性质或竞争性学习评价方式,给予学校和教师充分的自主权。

  (四)基础教育阶段不应强调精英教育。1977年恢复高考后,实行重点学校制度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从师资、经费乃至生源,各级政府对重点学校给予了极大的政策倾斜。2003年国家正式提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均衡发展的理念,2006年修订后的《义务教育法》进一步明确规定,适龄儿童、少年应在户籍所在地就近入学,并禁止将学校分为重点和非重点。但由于不同学校之间教育资源严重失衡的局面已经形成, 强校愈强, 弱校愈弱,择校成风,择校背后是家长财力、权力、人脉关系的大比拼,极大地助长了教育领域的不公和腐败。

  芬兰的教育专家通过长期的教育实践观察到,凸显优秀学生,推动精英教育,并不会对整体教育带来最好的结果,相反,鼓励资质优异的学生来帮助落后的学生,反而有助于他们自身素质的提升和整体教育水平的发展。反观中国,孩子从四五岁开始就进入了竞技场。班级分重点、学校分重点,幼儿园也分优劣。孩子们小小年纪就被贴上标签,分类处理。很多孩子,他们的潜能还没展示出来就被社会和师长放弃了,很多孩子由于没有受到重视和激励而自暴自弃。急功近利的 “赢在起跑线”的思维不知道扼杀了多少有资质、有特长的孩子,未来的社会将为这种短视的教育付出高昂的代价。

  (五)大力发展职业教育。1999年起高校扩招,中国高等教育超常规发展,随之大学生就业问题成为社会焦点。与此同时,随着中国制造业的高歌猛进,各类技术工人,尤其是高级技工,严重不足。即便如此,上职高、上技校的人还是远远比不上读大学的人。究其原因,一是由于整个教育体制的行政化倾向,民间办学限制大、门坎高,人才的培养和供给与市场需求脱节。二是职业教育层级低。目前的职业教育基本都属于中专或大专教育,不论家长还是孩子,总觉得上职业学校低人一等。1990年代以前,芬兰的职业教育也属于中等教育,之后随着技术进步日新月异,对技术工人的需求越来越大,要求越来越高,芬兰改革职业教育,国家成立技术学院,培养高级技术人员,隶属于高等教育。职高毕业的学生可以进入技术学院继续深造,大学毕业生也可以申请到技术学院就读,以掌握实践技能。在职人员同样可以申请入学,通过各种类型的培训更新自己的技能。针对我国劳动力需求现状,与其搞低层次的高等教育,不如推动高层次的职业教育,为“中国制造”的高端化,为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提供人力资源的保障。

留学360专家答疑 - 让专家主动与你联系!

为了节省您的查找时间,请将您要找的信息填写在表格里,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并提交,我们的顾问会主动与您联系。

更多

芬兰推荐院校

芬兰留学热门标签